www.568kk.com
轰动一时的辽宁运钞车被劫案嫌犯李绪义缘何拿着儿子的“枪”走向
发布日期:2019-05-24 04:21   来源:未知   阅读:

  8月9日上午,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在辽宁省营口市公开开庭审理了李绪义抢劫上诉案。这起轰动一时的辽宁运钞车被劫案再次进入了大家的视野。今天的深夜公堂,我们将带你回顾这起案件,通过媒体的公开报道,回顾李绪义的失控轨迹。

  2016年9月7日13时许,辽宁省大石桥市发生抢劫运钞车案件。运钞车司机李绪义在执行押运任务途中故意未按押运路线行驶,并持枪状物劫走约600万元现金。当晚,他在自家屋内被警方抓获。从其实施抢劫到落网前后不到8小时,涉案赃款被全部追回。

  李绪义——这个退伍老兵、包工头以及家庭的顶梁柱,缘何成为了一宗重罪的实施者?

  2001年,20岁的李绪义退伍回到出生地辽宁省大石桥市李大屯村时,带回四本荣誉证书和两枚奖章。

  李绪义是家中长子,爷爷在村里当了十多年村支书。大伯李继敏回忆,这个在部队的侄子是家里的骄傲。

  “他在部队锻炼过,比咱老百姓强得多。”一位村民回忆,不少村民对李绪义寄予厚望,希望他竞选村主任,带领全村致富。“但他当时考虑还年轻,想先闯闯。”

  李继敏说,李绪义对致富有过很多想法。李大屯村地势平坦,光照充足,村民多种植玉米,但李绪义觉得,玉米并不挣钱,他转而种西瓜。

  李继敏回忆,那时李绪义进行了很多尝试,养过羊,养过鸡,开过小卖铺,但都不见起色。他又买了辆电动三轮车,卖大米稻糠,收入也不稳定。

  李绪义的经济状况得到改善源自母亲王艳。2006年,王艳到大石桥发展,转行成为包工头,她让李绪义来工地帮忙。

  一位工人记得,李绪义在工地是王艳的跑腿和司机,没有决定权,大事还得找母亲商量。

  2011年,大石桥虎庄镇建设保障房时,投资方中国东亚投资有限公司将20栋楼的建设转包给大连商人徐永平,徐再将4栋楼的建设转包给王艳。然而,作为第三级承包商的徐永平在开工仅一个月后发现第一级承包商东亚公司是个皮包公司。

  据大石桥市保障房推进组副组长宋自强介绍,东亚公司与政府有前期协商,表示愿意拿下地块,进行投资建设,并进行前期投入。但东亚公司最终资金链断裂,没有中标。于是项目搁置,东亚公司的财务总监被通缉。

  而王艳的施工队已动工两月。徐永平作为大包工头,拿不到工程款,欠下王艳18万元。

  这是李家坏运气的开端。头几年房地产市场活跃,李家凭借包工过上了不错的生活,从李大屯村搬到了大石桥市的优质小区。但从那之后,市场的活跃度下降,包工头是最容易受到冲击的群体,活儿好找,钱难拿。李绪义笃信行动力,微信名就叫做“奋斗”。

  2012年,李家承建一项新工程,被拖欠近300万工程款。当时李家雇着几十号工人,工资不能断,李绪义只得出去借钱。高利贷来钱最快。李绪义知道利息高,危险,但甲方总说钱很快能下来。他就觉得能周转得开。

  2013年,学府家园临街店铺招商,李绪义找到朋友张兴(化名)一起租下学府家园的三间店铺,开了“大石桥市金洋洗车行”。开店成本五六万元,费用平分,利润也平分。

  但那里位置偏僻,开洗车店并不赚钱,张兴也没有好的对策,“刨去成本,每个月到手就一千多块。”

  李绪义却卖了学府家园的房子,买下店铺。由于资金不够,先付了50万,留下尾款47万。

  事后证明,他的举动过于鲁莽,过于相信自己的判断,但对洗车行的经营显然外行,生意依旧清淡,洗车行始终没有大的利润。

  欠下的尾款一直未能支付,2015年他被开发商诉至法院。法院判决李绪义败诉。按照双方合同,三年内如未能还清尾款,将被收回店铺。

  李绪义的亲属说,李绪义依旧不甘心,2016年夏天,他在村里承包了一处鱼塘,想着靠钓鱼发展休闲旅游能赚钱。

  在村民看来,经过了这么多年,李绪义还和刚退伍时一样,依旧是做什么赔什么。

  “他没干过啥大事,现在总想干点什么,www.9994448.com。快点来钱。”李继敏知道侄子想为家里分担压力,想法是好的,“但他能力不够,关键时候顶不上”。

  王艳也不甘心,2016年她在鹤北又承包了一处工程。但这次她依旧不幸,开发商一直拖着没有开工,等了一个月,她只能把工人解散。

  按照老规矩,工人的工资照发。为了筹这笔钱,李绪义卖了丰华颐和村的房子,将32万元交给母亲。

  王艳告诉记者,为了给工人工资及材料费,李绪义在大石桥借了很多钱,有的向朋友借,有的是高利贷,共约200万元。

  事发后,记者得到了一张李绪义写的还款清单,共29个人名,合计2050600元。按这份清单,他拿着钱找人还。

  2016年7月,李绪义找了一份固定工作,在当地押运公司当司机,月薪2580元。妻子陈盈(化名)不同意,出于一种隐约的担忧,不想让丈夫离钱太近。李绪义说,这工作有五险一金,看妻子还犹豫,又骗她说是市领导介绍的。陈盈在彩票站上班,月薪2000元。她的工作离钱也很近,有时买五、六块钱的彩票,期待中个千八百,好过几天生活。浪费了几回钱后,陈盈明白了,不会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劫车的前一天晚上,李绪义下班后去了趟鱼塘,给一位朋友打闲工。2个小时后,他来到彩票站接妻子回家。

  9月7日早上5点40分,李绪义准备出门。他和往常一样,先跑到儿子的房间里稀罕了一会,亲出个响来。儿子说,能不能别整我,正睡觉呢。在门口换鞋时,他看见鞋架格子里有一把黑色的玩具手枪。最终,他拿起了这把玩具手枪,别在腰上,用白色T恤盖住。

  中午12点30分,李绪义驾驶一辆运钞车,在大石桥市南头检查站路口的红灯前停了下来。不出意外的线万现金的运钞车将左转进入哈大路,前往大石桥农业银行。但当绿灯亮起来的时候,李绪义一踩脚下油门,车子直行穿过路口。

  坐在副驾驶的车长宋官福犹疑了一下,问道,怎么不左转。李绪义说,那边堵车,去前面绕一下。按照规定,运钞车行车路线的任何改变都需要由车长向押运公司请示,但这位已经工作了四年的老职员并没有再追究。

  车子继续往东开,来到蔬菜批发市场附近。路一侧有几个巨大的篷子,下面是摆满蔬菜瓜果的摊位;另一侧有银行、药店。道路狭窄,熙熙攘攘,并不是一个躲避堵车的理想路线。

  李绪义沿着全聚顺饭店东侧的路继续向北走,开了百十米,在星河国宝小区旁停了下来。时至中午,前后没什么人,右手边是一片封闭的居民区,居民区后有一条护城河。河岸绿树摇曳,将马路的喧嚣隔绝开来。

  他停车,从后腰抽出一把黑色手枪,对准副驾驶。车上的人都愣住了。李绪义说,“我不想伤害你们。”

  运钞车的车型和金杯面包车一样,共有5个座位,后排坐着另一位押运员和两位携款员。李绪义左手拿枪指着他们,右手上前卸下了副驾驶挎在身上的防暴枪,并锁上了车门,接着又让后座上的押运员把另一把防暴枪递过来。

  宋官福说,大哥,你看咱们都这么长时间了,咱别做傻事。其他押运员也说,有事慢慢解决。

  他抢过后排的枪,拿出一卷缠在笔上的透明胶带,让宋官福伸出手,缠上。接着他把胶带扔到后排,举着枪,逼押运员小友子绑好小白、小刘,最后自己动手把小友子的双手绑住。

  一切进行得有条不紊,未遇到任何抵抗。大家劝了几句,李绪义只说,我不想好了。宋官福说,你把枪拿走我们不好交差。李绪义说,我会把枪放后备箱。等我把抢来的钱花完就去自首。他又说了一遍,我不想好了。这句话有“日子不过了”的决绝意思,在几位押运员的印象中,李绪义平时大大咧咧,从未有过这种口气。

  李绪义把两把枪收在左腿边,抵着车门,继续将车开到镁都大街上的丰华颐和村小区,驶进了地下停车场。

  停车场光线暗,没有信号。打开后备箱的保险柜需要两位携款员合作,以防范风险,但现在他们正惊恐地坐在车内,双手被缚。李绪义轻易地从他们的脖子上取下了钥匙。保险柜门开了,他眼前是14个方形的粉色袋子,表皮透明,能看到里面一叠叠粉色的人民币,旁边还有2个深色箱子。

  李绪义拖了三袋钱出来,约莫着足够了。他没想到人民币这么沉,三袋钱将近65公斤,相当于拖着一个成年人。即便身体强壮,李绪义仍感到吃力,他在楼梯口放下两袋钱,提了一袋走上22号楼4层。那是他弟弟李绪亮的家。

  下午一点,丰华颐和村的多位保安从监控看到,一名身高约1米7、身穿迷彩服的男子进入小区,从车上拿下袋子,上楼,然后脱掉迷彩服,只着白色短袖。

  在弟弟家北屋留下一袋钱后,李绪义背着一个双肩包下了楼。到楼梯口,他从之前留下的两袋钱中打开一袋,开始装钱。从头至尾,李绪义并不具体知道运钞车上现金的数额,也不准确知道自己拿走了多少,他停手的标准是装满一个正常大小的双肩包。然后,他背着包走出了停车场,留下了那两袋钱,和一辆装满押运员的运钞车。

  车内的四个人没再听到动静,估计李绪义走远了,随即挣脱开手上的胶带,从后备箱取回了手机和枪。两位押运员担心李绪义有同伙,把枪上了膛。防暴枪第一颗子弹是橡皮子弹,用以警示,但现在已失去用处,被弹落在车上。剩下的三颗子弹顶了上来。

  李绪义很清楚地安排着钱的去处。他出门打了个车,直奔弟弟在盛福家园的门店,一个小时后,高利贷债主将出现在那里。这是忙碌的一天,他辗转了两个地市,去了三个债主处,还债42.9万。

  在丰华颐和村门口载他的出租车司机却记得,这个背着双肩包的男人不像是个有钱人,到了目的地后,找一位熟人借了钱,才结清了10块钱车费。

  与此同时,一条通缉令出现在李绪亮的朋友圈。哥哥走后,他给母亲王艳打了一个电话,“我哥给我送来一些钱。”王艳说,你没问问他?李绪亮说,我哥扔了就走了。随后,他看到了“大石桥运钞车被劫”的新闻,以及哥哥的名字和照片。

  “妈,外面有人说抢运钞车。”李绪亮给母亲打了第二个电话。他不愿相信是哥哥,但越来越多的通缉信息在朋友圈上涌出来,他给母亲发了个微信,“妈,我哥出事了。”

  王艳给李绪义打电话,关机。她在微信里给儿子喊话,快点,你在哪,快点去投案自首。又写留言,“你要是妈的儿子你就快点自首”。她像和黑洞对话,得不到任何回应。她想起跟小儿子李绪亮打电话的时候,那头响着“哗哗”的雨声。她很担心,外面下这种大雨你可千万千万别跑啊,你往哪里跑?

  辗转还了一些钱后,李绪义回了家,在家呆坐着。新身份令他不知所措——出门9个小时后,回到家中的他变成了一名运钞车劫匪。他想起博洛铺镇有几个相熟的大货车司机,家里有车,可以找个理由把车借出来,开去山东。逃跑的念头一起,他即刻就动身了。

  道路通畅,李绪义打了一辆出租车,只要十几分钟就能到达博洛铺镇。他太熟悉这条路了,很多战友住在这里,他们每个月都会聚两三次。路上,他把手机从出租车的窗户丢了出去。

  开运钞车之前,李绪义零碎地当过好几年大货车司机,每次出车都得十天半个月才能回家。他几乎跑遍了全国。有年冬天车出了事故,他和搭档在高速上过了七天,全靠来往的司机接济。回到家,他和妻子说,太苦了,但凡有点能耐都不敢跑这大货车了。可他没有更大的能耐,只能吃苦,扛下来。

  目的地临近,他高涨的情绪逐渐低落,清楚自己没有逃跑的可能。到了博洛铺镇下车,李绪义没有去找大货车司机。他放弃了逃跑。

  因为想把钱留给家里,李绪义没有带双肩包,身上的钱不多。他从这些抢来的钞票里抽出一张,买了烟,在路边闷闷地抽。雨还在下,路上湿滑,他没头脑地溜达。

  最终,李绪义打了辆出租,准备返回。快进大石桥市区的时候,他看到前方有很多警察,正在设卡拦车。离警察还有一段距离,他让司机停车,付钱下车,钻到了路边的玉米地里。雨水扑扑地打在身上。李绪义穿一件白色短袖,迷彩裤子,裤兜里一把折叠刀紧贴在腿上。这把刀是他平时钓鱼用的。押运公司没有安检,刀一直放在裤兜里。

  李绪义在地里走出很远,绕过了关卡,警察没有发现他。一招手,他又打了一辆车回家,躺倒在客厅的沙发上。

  离家3公里的彩票站里,陈盈正在接待买彩票的顾客。彩票站常年烟雾弥漫,地上满是烟嗓咳出的痰迹。一位顾客突然问她,“你对象是不是叫李绪义?”她说是。对方把手机拿给她看,上面有丈夫的通缉令和照片。

  陈盈的手机前段时间坏了,不舍得花钱再买。当她得知丈夫的消息时,“车上3500万现金”“抢了押运的枪”已经成为这个人口仅数十万的小城的街谈巷议。她跑到小叔子李绪亮的店里,神志有些不清,一头磕在了茶桌上,额头鼓起一个大包。清醒过来后,她对李绪亮说,我得去找你哥。

  陈盈先是去了博洛铺镇,无果,随后想到,李绪义很可能就在家里。她展现出了对丈夫行为的强大直觉,同时为这种行为感到恐惧,“他那天早上还告诉我晚上来接我。”

  晚上8点,陈盈带着警察来到了自家小区。小区里黑漆漆的,她平常下了班,都要等丈夫来接自己走这段路。现在,每个路口都站着荷枪实弹的警察。在她的回忆中,当她抬头看的时候,家里的灯明晃晃地亮着。

  李绪义在家里的沙发上醒来,不知道自己睡了几个小时。可能是三、四个,也可能是五、六个。这一觉睡得很沉,他醒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就在黑暗中点起烟。

  窗外传来嘈杂的人声。李绪义起身往窗外楼下看,看到许多亮光,警察正朝家的方向逼近。他掐灭烟,扔在茶几上,进了卧室,掀起床板,露出箱子似的床身,钻了进去。身边挨着抢来的钱。

  声音不断涌进这个黑暗的床箱。先是开门声,紧接着有五六个人的脚步声,还有一声尖细的女声,是妻子陈盈。然后是柜门开合的声音,走向卧室的脚步声。床板被掀开,马上又被扣上,一个警察大声喊,“有人”。

  李绪义也出声了,说是我。床板再次被掀开,灯光照了进来,他看见屋里站着很多持枪的警察。两个警察一人架着他一个膀子,拖他起来。李绪义没反抗,说兄弟你们慢点,手轻点,我没想跑,我就在家等着你们。

  李绪义被警察带走。经过妻子时,他说,你别哭。在派出所,他迅速交代了全部事实。

  大石桥市公安局出动百余名警力,布控、设卡、戒严。抓捕的过程三五分钟就结束了。警察从东南卧室搜查出一个黑色双肩包,内有现金269200元,在沙发内搜出现金2万元。李绪义被带到派出所,交代了全部事实。辽宁“907”运钞车劫案于当天告破,赃款600万随后全数追回。

  2017年11月9日,辽宁运钞车抢劫案一审宣判。法院审理认为,李绪义以非法占有为目的,www.11154.com。以暴力、胁迫手段劫取财物,已构成抢劫罪,且抢劫正在使用中的银行运钞车,数额巨大,应依法惩处。李绪义在抢劫犯罪过程中未使用严重暴力手段,未造成人身伤害后果,犯罪所得赃款在短时间内被全额追回,抓捕时无拒捕行为,其近亲属有配合公安机关侦办案件的行为,且李绪义平时表现良好,案发后认罪、悔罪态度较好,法院酌情可以从宽处理。

  2018年8月9日上午,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在营口公开开庭审理李绪义抢劫上诉案。

  李绪义上诉理由及辩护人认为,李绪义是因为要偿还借款,确因生活所迫抢劫,应予从宽处理;李绪义妻子带领警察实施抓捕,应当比照自首从轻处罚;李绪义主观恶性小,人身危险性低,与其他抢劫运钞车的行为相比,社会危害性较小。建议二审法院对李绪义作出从轻判决。

  辽宁省人民检察院认为,李绪义家庭虽有外债,但不能通过实施犯罪来达到还债目的,且李绪义抢劫数额远超其家庭负债数额,不能对其从轻处罚;李绪义案发后未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在公安人员到其家中时,其为躲避抓捕藏匿于床下,其妻子应公安人员要求,配合对其住宅依法搜查,并非带领公安人员抓捕李绪义,李绪义不构成自首;李绪义抢劫正在使用中的运钞车,视为抢劫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且其抢劫数额巨大,二者均属抢劫罪中法定八种加重处罚情形,其持枪状物威胁,给押运人员造成极大心理恐惧,犯罪情节严重,社会危害性大。同时,一审判决已考虑其未使用严重暴力手段,未造成人身伤害后果,全额追回赃款,近亲属配合侦办案件等酌情从轻处罚情节,量刑适当,建议二审法院维持原判。

  “这次不仅解救了小赵,而还成功端掉的一个从贵州过来的传销组织,11名传销人员已被警方控制,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民警介绍,目前,咸阳警方正加大力度打击传销,希望广大群众积极举报,共同铲除违法传销的生存土壤。

  海鸥水印五元有两种,一种是1953年版,另一种是1956年版,票面均为165*75mm,其中正面图案为各族人民团结图,纸币背面印有花符、国徽及汉族、维族、藏族、蒙族文字,53版海鸥水印五元195...

  8日上午,记者从经区到高区,发现200余家爱心驿站都将站牌整齐地挂在墙上、门上,很多商家都以此为荣。“这是对我们爱心的肯定和鼓励,以后,我们肯定还会为环卫工及其他提供更多的帮助。”环翠楼大药房一名工作人员说。

  2017年年底,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要求对无人机进行注册。今年3月,中国民用航空局飞行标准司已经正式批准轻小型无人机监管系统“优云(U-Cloud)”实施运行,批准文件有效期两年:自颁发日期2017年3月4日起至2018年3月3日。

  随后,“口罩男”要求自己先离开后女子才准离开玻璃房。女子满口答应。长1分37秒的视频显示,女子整个过程没有呼救,也没有强烈反抗,而是一直与“口罩男”周旋。